<form id="ic9cr"><dfn id="ic9cr"></dfn></form>
    <big id="ic9cr"></big>

          首頁 > 陜西省 > 咸陽 > 禮泉縣人物

          秋宏


          [公元1916年-1948年]

          秋宏,1916年出生在陜西省禮泉縣一個比較富裕的農民家庭。從小受到革命的熏陶。共產黨員、中共禮泉縣黨組織的創建者秋步月是他的堂侄。大侄子常給小叔講革命的道理,啟發他立志“救國救民”,使自幼喜愛讀《水滸》、《三國演義》的秋宏思想深處漸漸認識到“三國”之“偉大”不是為民而謀,“水滸”之“英雄”雖行俠仗義,但終不能解民于倒懸,只有共產黨領導的農民協會、農民自衛團,才能使受苦受難的農民當家作主、不受欺侮,過上平等生活。秋宏心中的楷模不再是古書中的“英雄”了,而是現實生活中的大侄子秋步月。他立志要跟著秋步月走,干一番大事業。

          1928年的農歷大年初一,白雪覆蓋著西府渭北平原。12歲的秋宏頂風冒雪向村外走去,直到午飯后才回到家門。父母又氣又疼,秋宏卻高興異常。原來他是替秋步月去送信。他說:接信的三個人正在商量事,他一去,就把他抱到炕上,坐到熱被窩里,端飯、夾菜,和在家里過年一樣。秋宏為自己第一次完成任務而高興。他雖沒有和父母一起過年,但在雪的世界中留下小小的腳印,踩出了一條人生的路,他就沿著這條路一直走了下去。

          1930年5月,秋步月被敵殺害,這使秋宏在精神上受到沉重打擊。他像斷線的風箏一樣,在天地間飄蕩。老天也殺人不用刀,連年大旱,使家境一落千丈,秋宏隨父母逃荒到了西安,14歲進楊虎城的第十七路軍當了兵。

          秋宏所在的警衛團第一連,連長翟松生、排長劉志德是中共地下黨員。地下黨組織很快發現了秋宏這株“幼苗”。1931年春,經翟松生介紹,秋宏加入中國共產黨。

          1934年底,紅二十五軍長征到達陜南。第十七路軍中的地下黨組織奉命給紅二十五軍籌送一批急需的藥品的和電訊器材,運送的任務交給了秋宏等三人。他們從西安城南大峪口啟程,避過盤查,越過一道道-線,往返在西安至商洛崇山峻嶺中。紅二十五軍去陜北后,秋宏又與負責保管這些物資的地下共產黨員雷展如,用汽車將貨運往澄城,由地下交通員王超北轉陜北,交給了紅軍。

          紅軍長征到陜北以后的第二年9月,黨中央派汪鋒到第十七路軍恢復黨的秘密工作,后來在秋宏所在的特務第二團成立了黨的工作委員會。秋宏為工委委員,負責團里軍官中的組織工作,并擔任軍官黨支部書記。1938年春,秋宏為特二團黨委的主要負責人。革命實踐使秋宏深深感到,不學習革命理論等于革命隊伍中的糊涂蟲。到邊區后,他發奮學習,決心補上在秘密工作時學習機會少的這一課。那時馬克思、恩格斯著作翻譯出版的比較少,列寧斯大林的著作和毛澤東等中央領導人的重要文章,成了他學習的主要內容。連里的“救亡室”擺有馬列著作報紙、刊物等,他經常晚上在這里點著煤油燈學到深夜。他學習刻苦,理解快,善宣講。毛主席的《論持久戰》發表不久,他學習后就給戰士們作輔導報告。

          不斷的學習,更使秋宏清楚地認識到實事求是是馬克思主義的精髓,從實際出發是革命成功的關鍵,共產黨員應是實事求是的楷模。在1942年的整風中,他自始至終堅持實事求是的原則;整風結束后,中共關中地委表揚他“是一個忠于黨,作風正派的共產黨員”。

          1944年秋,秋宏任中共關中地委教導團政委。教導團的學員,大都是從國民黨統治區和國民黨第三十八軍中回邊區學習的黨員干部。他們的文化程度、理論水平參差不齊,革命斗爭經歷也不一樣。作為教導團的政委,既要組織學員學文化、掃文盲,又要進行有計劃的政治理論學習。1945年,秋宏光榮地出席了黨的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

          1946年6月下旬,蔣介石悍然發動對中原解放區的進攻,妄圖一舉殲滅中原解放軍。

          為迎接中原解放軍北路突圍部隊入陜,秋宏等奉命從陜甘寧邊區急赴陜南,先到商縣麻街地下交通站的共產黨員李世華處進行安排。李時任國民黨陜西省第四區“清剿”指揮部參議,并為保安團第三營營長,常住麻街,鎮守著西(安)刑(紫關)公路的這一咽喉地帶。李世華也是關中地委教導團的學員,秋宏到麻街后與李徹夜交談,詢問各種情況。為加強黨對地下交通站工作的領導,在秋宏的積極努力和協助下,交通站很快建立了地下黨支部。秋宏走訪了麻街鄉的各個保,給保長們講國內形勢,指出內戰不可避免,而要準備,幫助交通站進行-工作。他對李世華說:“這次組織上派我到商洛來,其中一項任務就是利用各種關系打入敵人內部,廣交朋友,分化瓦解敵人。麻街這塊地方是個要道,很重要,要把這塊地方搞好。你們可以廣交朋友,不要只局限于麻街這一小塊地方,把眼光放遠些,放大些。”

          在秋宏的努力協助下,麻街地下交通站組建起一支地下武裝,中原突圍到達陜南,中共中央委員鄭位三、中共中央候補委員陳少敏等200多名干部出秦嶺經關中安全返回延安,就是由麻街這個地下交通站掩護的。

          李先念 率中原突圍部隊在商洛創建了中共豫鄂陜邊區和軍區,秋宏擔任中共第二地委副書記、軍分區副政委。第二分區是邊區領導機關所在地,在鞏固根據地和保衛邊區黨、政、軍機關安全方面,秋宏與分區其他領導人一起,竭盡全力,0完成了任務。1947年春,豫鄂陜軍區主力北渡黃河入晉休整后,同年8月,秋宏調任西北民主聯軍第三十八軍第十七師副政委。

          不久,西北民主聯軍第三十八軍十七師在陳賡謝富治的統一指揮下,南渡黃河向豫陜鄂邊-。此時秋宏的妻子已病逝,0和7歲的-無人照料。本來組織已決定留秋宏在解放區工作,但他堅決要求隨軍南下,參加-。9月,第十七師進軍商洛,與第四縱隊第十二旅、陜南獨立團,以及堅持原地斗爭的陜南指揮部等四路大軍會師于龍駒寨,并商定第十七師負責丹江以北、第十二旅負責丹江以南的解放斗爭,丹江南北的解放斗爭進入了新的時期。在第十七師的積極努力和支持下,中共陜南工委很快地站穩了腳,并建立了三支武裝工作隊,逐步建立起區、鄉政權。中原軍區根據-指示,決定組織宛西戰役,民主聯軍第三十八軍第十七師與第四縱隊第十三旅的任務是圍殲西峽口之敵。

          西峽口位于伏牛山西南,縣城是豫陜通道之咽喉,四周環山。城墻高七米、厚四米。城壕、暗堡的外面是水壕,水壕外面是鐵絲網,網上掛著野炮炮彈。網外是雷區,縱深約一公里,布雷數量相當多,凡是土坎、高地都有雷。該城是內鄉縣民團司令別廷芳及其親信劉顧三、薛鐘村盤踞的老巢,擁有龐大的武裝力量。1947年12月,陳謝兵團一部曾在“豫西牽牛”中攻打西峽城,內鄉民團司令薛鐘村下令重新加固城防,并強令全部拆除周圍民房,使城外形成開闊帶,城內守敵約2500人。

          1948年5月2日,第十七師在軍馬河召開戰前動員會,秋宏根據師黨委會精神作動員報告。他號召第十七師全體指戰員要下定決心在戰斗中立功。要求各部隊立即行動起來,掀起攻城挑戰競賽和殺敵立功運動。他說;“首先攻上城頭的連隊為一等功,最先登上城的10名戰士為全師特等功臣。各部隊要堅決執行命令,勇敢完成任務,執行城市政策,不私入民宅商店,不破壞公共建筑,嚴格執行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秋宏的動員報告,使全師廣大指戰員深受鼓舞,決心在解放西峽城戰斗中沖鋒陷陣,立功受獎。

          5月3日晨,第十七師與第十三旅完成了對西峽口合圍攻勢。圍城第三天,守敵發現解放軍在東湖挖的交通壕已逼近城墻,一片驚慌。后半夜,敵從南門遁逃,一部被堵殲,一部又龜縮城內。5月6日,西峽縣城解放,俘敵1000余名。不幸的是,5月8日,秋宏在指揮部隊排除城南敵人布設的 時,不幸觸雷身亡。

          秋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1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8年)去世的名人:
          禮泉縣更多人物
          同時期更多人物
          走進禮泉縣


          下一名人:喬國楨

          返回電腦版
          日本在线